WK綜合論壇, WK综合论坛

查看:14 回復:0 發表於 3 天前
 成长值: 13524
累計簽到︰977 天
連續簽到︰44 天
發表於 3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嫁給窮人 [複製鏈接]

清康熙年間,杭州城有兩個書生,一個叫孫全才,一個叫周金寶。兩個書生是同一年出生,家境都很富裕。
2 T( y6 k6 J! G% O' Z( Z( [5 U& S1 U4 N5 S& {! c* p  h0 r' B- ~! `
世人喜歡攀比,孫全才和周金寶也是一樣,因為倆人家境差不多,錢財方面不是他們比較高低的手段,倆人只在讀書上明爭暗鬥,都想成為百姓眼中的杭州第一才子。
, ?" u2 c1 v  I/ R8 }9 _7 B+ Q, v& e$ q* T
為了爭得杭州第一才子的頭銜,孫全才和周金寶經常參加各種文人才子的聚會,而且幾乎每次他倆都能成為焦點。" c" t2 e7 K7 F3 v8 n2 T
: b; o/ g- _9 b" D+ h; ~# |0 c! {; J
一日,杭州西湖又舉行詩詞大會,孫全才和周金寶都卯足了勁想拿第一,可是最後卻讓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搶了風頭。
  ^5 J3 E: H- [0 `& D
$ D7 |& ~& `3 ] 女子名叫金玉秀,是杭州綢緞莊金掌櫃的獨生女,時年十七歲。
" L' j! e# Z, ^# s0 ~& a. H" I$ n
) M$ F3 E% @1 w( J 自從在西湖遇見,孫全才和周金寶都對金玉秀念念不忘,倆人不約而同的想娶金玉秀為妻。! B6 _1 z. o. X
8 w( G) G2 k. d1 p5 j5 O9 s
詩詞大會三天後的一大早,孫全才和周金寶家裡都請了媒人到金玉秀家裡提親,可是兩家都被金掌櫃擋了回來。金掌櫃告訴兩個媒婆,女兒金玉秀要自己選夫家。
( ?7 X' K! h/ y* l& ~' B& `9 z" F3 P3 n5 i; r
提親不成,只好親自上陣。為了能夠娶到金玉秀,孫全才和周金寶費勁了心機,倆人經常守在金家大門外面,希望金玉秀外出的時候能夠上前和她說句話,博取一點好感。$ w- h* L# @- ^! K

# M0 t7 U/ L# E9 A& q5 T 金玉秀很快就知道了孫全才和周金寶對自己的心意,這倆人都是杭州有名的才子,雖然詩書上與自己很般配,可是人品秉性不知道怎麼樣,金玉秀一直想找機會試探一下兩個人。
' ]( F7 F, B: v& e( n: J' {% I9 R$ {" X7 \+ U
一個陰天的早上,金玉秀和丫鬟穿戴好準備去靈隱寺上香,孫全才看到後就趕緊跟了上去,金玉秀發現孫全才跟著她們,就趕緊和丫鬟盤算了一個捉弄和試探他的計策。+ @8 M& _3 L% u7 V# E5 k

) j; Z, O! r7 @+ s3 }5 x; [% h 金玉秀大聲對丫鬟說:「小紅,聽說飛來峰上有長白山人參,人吃了可以美容養顏,青春永駐,我想要一個,可是這山高路陡,我們倆也上不去,要是有人能送我一個,我嫁給她都願意,唉!」" {0 C: Z( T; C% a" j- i* l
  S/ C% o! }. Z* |
丫鬟:「小姐,你可不能這麼說,萬一被有心人聽到,他去飛來峰上摘來送給你,你想不嫁都不行了,自己說的話要負責的。」
% p3 P$ M$ I- P9 ]
/ T( ]# n- y' Z 金玉秀:「呵呵呵呵,小紅,還是你說的對,萬一那人其貌不揚,我肯定後悔死,呵呵……」
  W0 |7 ~# q# h0 ~% f. }' n9 N4 K. r* Y3 v: F6 j+ b
孫全才聽的清楚,他立刻轉道去了飛來峰。剛到飛來峰腳下就下起了細雨,孫全才想都沒想就冒著雨上了山峰,可是走了兩個時辰的山路也沒看到金玉秀說的那種長白山人參。雨也停了,孫全才帶著滿身泥下了山。
8 x: w2 {/ P3 h; ^% B1 _0 W
* \) C3 V0 M3 P, x8 K 剛下到山腳,孫全才碰見一個叫齊仁賀的男子,男子見他從飛來峰下來就好奇問了一句原因,孫全才說是去飛來峰上找長白山人參的,可惜沒找到。
3 E  ?) a& x9 x; N* T8 m% W' C1 c1 l( E! r  `0 y/ t
齊仁賀聽後忍不住大笑道:「兄台真是幽默啊,這飛來峰上怎麼會有長白山人參呢,長白山人參,至少也應該長在長白山上吧,哈哈哈,有空還是多讀點書吧,哈哈哈……」4 J3 {, Z8 H) W
9 b( u! h9 k5 y& D# r7 r
聽完齊仁賀的話,孫全才頓時臉紅耳赤,羞愧的回了家。4 z& V! M$ x( [& o% W
0 `" J0 A3 m; h: n% w$ E
幾天後的一個中午,金玉秀正在讀書,聽聞丫鬟說周金寶在門口和一個賣菜的小販吵了起來,金玉秀想去看看熱鬧,跟著丫鬟出了門。- V: p. [3 O8 c' W

8 a. X8 L3 {. Y, g- }1 R 外面聚集了很多人,金玉秀聽了一會兒就明白了:  N$ m" ?9 G2 j% n- r( T7 W, y' \
: r$ j' z+ Z3 _( M/ x. ]
周金寶丟了一個錢袋,賣菜小販正好撿到,小販想把撿到的錢袋還給周金寶,周金寶卻說少了一兩銀子,非要小販還錢,小販堅持稱沒碰過裡面的錢,倆人因此吵的不可開交。% H% M/ \; S9 w* ?; e
5 Q2 E' X! \- ?& N
金玉秀看小販可憐就想上前幫小販還錢了事,可是她還沒開口,齊仁賀先她一步來到周金寶和小販中間。
. q/ E0 h% C5 J5 W+ C- x
# B/ z* H, ?" r 齊仁賀對周金寶說:「這位公子,在下齊仁賀。請問你確定你的錢袋裡有十七兩銀子嗎?」
, O- P# \5 @) g. |0 p( s
4 J7 h2 l1 g3 g! ~ 周金寶大聲回答道:「當然確定,本公子出門的時候特意數過的。」
; l2 H  j" g* X* k/ E# n8 b* R" L4 f# F5 z
齊仁賀點點頭,然後他轉過臉問小販:「小哥,你確定你撿的袋子沒有別人碰過,裡面只有十六兩銀子?」
2 W3 @( P0 c1 T$ p0 D- o
9 w' G6 X  k% z  y 小販也點點頭回答道:「是,是的,錢袋剛從他身上掉下來我就看見了,趕緊就撿起來送給了他,裡面我都沒打開看。」2 @# `5 O2 c8 _9 {

9 U" q2 ~9 |+ ^) C7 Y- l3 f 齊仁賀嘴角輕微上揚了一下,然後他對著周金寶說:「公子,如果你堅持說你的錢袋是十七兩銀子,那麼這個錢袋就不是你的,因為它只有十六兩。你在這等拾到你錢袋的人來還給你吧,這個錢袋我們就拿去交給官府了。」
9 g5 \! [) h5 z$ S6 y1 d/ u. @! @: W$ `% i( F& D" F, v, S
說著,齊仁賀從周金寶手裡奪過錢袋就要拉著小販走,周金寶趕緊叫住了他們:「等,等等,那個我記錯了,我出門的確是帶了十七兩銀子,不過剛才在那邊吃飯用掉了一兩,我忘了,對不起,把錢袋給我吧!」
4 e. X& a& l& |& {( a) E
) E! ^! K1 C' K+ s6 e' @( r 周金寶快步上去拿回了錢袋就溜出了人群,齊仁賀輕蔑的朝著周金寶的背影笑了笑,然後他從自己的錢袋裡拿出二兩銀子塞到了小販手裡。
0 ]3 o  d6 O( Q0 h9 X+ W/ m3 q  W
2 L3 G5 Z! w1 w* o* I7 E% f) n 「小哥,這錢你拿著,我是官府的人,官府獎勵你這種好人,你可以走了。」; N0 X- w% Q( e5 K, e1 N% Y
/ X( W* X. Y# i6 _3 t
小販接過錢眼睛濕潤了:「多謝公子幫我解圍,多謝官府信任我!」* y8 ]1 W7 `9 X& H; f
' s: f, q2 `4 {' f0 k' R" h; U  c
人群散了,小販走了,齊仁賀也走了,金玉秀的心也跟著齊仁賀走了。
, O+ P7 L# e' [8 y; P$ ^. _- M9 o& K9 R$ _0 U* N/ L8 E) w! N  C
回家後,金玉秀派人去打聽了齊仁賀的身家背景,可是結果卻讓她很意外,齊仁賀只是個普通木匠,居住在城西的三間草屋裡,他家裡只有他一個人。
3 w: G6 f9 x. X% r( R1 L
+ n3 e% v& J! g8 P 金玉秀很快明白了,那齊仁賀給小販的銀子是他自己的錢,根本不是官府給的,他是怕小販不肯收錢才故意那麼說,真是心思細膩又善良的一個男人。* Q% A% M* X, u/ n0 E2 c$ K

7 }4 M% M! }+ ?3 J 半個月後,金玉秀派人去齊仁賀家裡提親,可是齊仁賀一聽是綢緞莊掌櫃的女兒就當場拒絕了,他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木匠,與小姐實在不般配,就算勉強成婚,將來也會因為生活落差而徒增麻煩。! o) s/ F/ x- [6 ]/ `; N
: ?+ C! g/ W, |* v' o. e$ b' u
被齊仁賀拒絕後的金玉秀並沒有放棄,她覺得齊仁賀說的有道理,如果自己以小姐的身份嫁給他,他肯定會有壓力,不如假稱是個普通的村姑更好。1 S+ F( b3 n/ E# Q

" u5 z+ t' P# B 幾日後,金玉秀在齊仁賀家附近買了一處茅屋,她和父親說要去寺廟吃齋半年,給全家祈福,然後就化裝成村姑住進了茅屋。雖然是村姑的打扮,可是金玉秀的美貌是掩蓋不住的,還有她骨子裡透出的貴氣,齊仁賀很快就注意到了她。
+ ^! c: M) A% K# Z
! ~+ i3 R) [$ m3 u/ H 來來往往兩個月,金玉秀經常找藉口去齊仁賀家裡借東西,倆人很快就熟悉了,齊仁賀也不出意外的喜歡上了金玉秀。
7 a0 ~* o" N; ~* l. N: ?3 e! ]+ P- L5 o+ |* r* n
在金玉秀的暗示下,齊仁賀終於開口向她求親了,倆人在齊仁賀的茅屋裡簡單辦了個拜堂禮就生活在了一起。- t% G6 R" e4 [" G% o  A$ Z

) y, [$ U% Y+ X- b% B( r; ? 半年時間很快就到了,金玉秀也有了身孕,她找人捎信給父親說明了情況。金掌櫃知道後非常氣憤,可是生米已經煮成熟飯,金掌櫃也不好說什麼,他只好準備了一些錢財和用品給女兒女婿送過去。% ~! Y  m1 N% |" N9 s6 ], q

$ U1 x+ H% g! Z9 [* r 齊仁賀終於知道了妻子是金家小姐,他非常感激金玉秀為了自己做出這麼大的犧牲,發誓要一輩子對妻子好。
* f8 n2 {& ^' o7 n6 W: N( B& r% H! a9 Q+ i3 H7 \0 ^; ]- u% t; Z
孫全才和周金寶在金家門外幾個月都沒見到金玉秀,後來聽說她已經嫁人,而且還是嫁給一個窮木匠,倆人都十分惱火。想著兩個杭州才子,竟然比不上一個窮木匠,他們倆摒棄前嫌,商量聯手去找找窮木匠的晦氣。
; M, T# f; L! U! f* q
% C, v" R" n7 I+ P 一早,孫全才和周金寶碰了面,倆人邊走邊問來到了茅屋。本來倆人是想找那窮木匠的晦氣,可是他們一看到齊仁賀從茅屋出來就都不敢上前了,因為倆人突然發現之前見過這個人,而且在這個人面前出醜不小。最後,孫全才和周金寶只能灰溜溜的離開,再也不想去見金玉秀和她的窮木匠夫君了!
$ c5 Y" @) V! v2 \# d   1 c, N  y5 v/ G% V

回復樓主 親!! 現在是後半夜!妳失眠啦?餓啦?通宵加班?還是想WK啦?

 分享同時學會感恩,一句感謝的話語,就是最大的支持!  歡迎交流討論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
c重要聲明: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,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、立場及版權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 由於本論壇受到「即時上載言論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,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「真實性、立場及版權」等問題,請聯絡我們:info@waikeung.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(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)。

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